会员登陆
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 
今天是:
站内查询:
一个东北小伙的大“考”:创业失  教育扶贫,要变“外部输血”为“  教育帮扶的春风吹拂西部地区  美国:读研的人为何变少了  教育经费上涨之后,省际差距有没  一个彝家三代人的教育接力:翻开 
 培训教育科 当前位置:主页 > 机构职能 > 培训教育科 >   
一个东北小伙的大“考”:创业失败 考研、考事业单位失利
作者:admin666 来源:未知 发布时间:2018-02-10 23:02

  

  2月5日凌晨,今年考研成绩揭晓后,高卫国查询了分数,离报考院校的分数线又差了一截。

  这是他连续第三年考研了,这几年他经历了创业失败、考研落榜、考事业单位失利。

  高卫国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县城,父亲在县烟草局工作,母亲是一名医生。他大学还没毕业时,家里人就催他报考哈尔滨的烟草局。而他却不想在东北待一辈子,“这个工作不能说好吧,也不能说坏,你说这体制内的工作就是每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,你干的工作别人也能代替,真怕在这里待了三五年后,就真的只能在这里待着了,我还是想出去闯一闯”。

  在父亲眼里,高卫国一直有点儿离经叛道,高中毕业时,他就和同学一起做了份高中纪念册,还找了赞助商,自己一个人去100多公里以外的哈尔滨找印刷厂。

  进入大学后,他成为一个学生创业社团的负责人。他觉得“创业”这个词在东北的小城里听起来有点尴尬,“大家不是认为你是赚大钱的,就是认为你是搞传销是骗子。而同学们都以为创业是风风光光的事情,其实呢,钱难赚,事难做。”

  2012年,社交媒体兴起时,高卫国和同学一起接手了当地一个大学生活网站。当时很流行学生自己建站。现如今,在搜索引擎输入这个网站名字,已经找不到什么信息了。

  那段日子,他开始彻夜睡不着觉,头发也明显变少,唯一的排解方法就是一个人到KTV唱到营业结束。“我也知道其实我们没有找到真正的盈利点,做网站的时候资金链断裂了,只能大家一起去扫楼卖了几次充电宝,把资金补上了。毕竟团队还有那么多人呢,把人家招过来总不能说散就散了吧”。

  2014年,高卫国又加入了一款针对大学生活娱乐文化的手机App项目创业团队。但新的创业项目也没有带来好运,经历了几个月的运营与推广,用户数和活跃度依然不够理想,创业团队转向做音乐市场,项目随之解体。从那时起,他有了考研的打算。

  “知道卫国要考研,我们也很意外,没想到一个做创业的人会选择考研。”在一名室友看来,这更像是一个折腾了3年的浪子回了头。

  2015年年初,高卫国在学校旁边租房备考。大四开学时,他一边考研复习一边忙着创业社团的招新工作。后来他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,还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社团上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毕业后,高卫国还是打算继续考研,他身边很多朋友都劝他算了,即便到最后大家转而表示支持,但是很少有人相信他能成功。他的父亲也不相信。 2016年研究生考试报名前,父亲已经把他的毕业证和学位证藏了起来,因为往届生报考需要这两个证件。

  “本来我是想假装答应爹妈去考烟草局,然后同时准备考研的,没想到要报名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学位证和毕业证。”

  在父亲的威逼利诱下,他无奈在2016年放弃了考研,去考了烟草局。他最后无缘参加复试。那段时间,父亲中午都在单位食堂吃饭,不回家,家里的气氛变得紧张。

  到2017年3月,父亲终于松口,同意高卫国去考研,但还是让他去把烟草局考一下,哪个能去就去哪个。

  2017年年底,高卫国又一次参加了研究生考试。成绩还没出来时,他已感觉到栽在了数学科目。随后,他参加了事业单位的考试培训班。不过他说:“我从来没对这个有期望,没考上也罢了,考上我也不会去上班。”

  “提高自己的方式有很多,考研可能只是其中的一条路。但是我还是会选择去读研究生。没有读过名校可能在我心中是一个遗憾。”高卫国表示,他会先去北京找工作,在家待久了,要出去走一走。虽然他有点担心2年与社会的脱节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但是“在路上总比还在起点好”。

  (应受访人要求,高卫国系化名)

  (原题为:《一个东北小县青年的大“考”》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版权所有:鄂尔多斯人社局 网络实名:鄂尔多斯人事人才网 地址:市一中西文明地产西楼
技术支持: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蒙ICP备 05002785